耀 华

高三党。。。。
只喜欢耀向有关cp,文都是转的一些自己觉得好看的,所以可以不用关注我,多去大大们那里评论加油吧!

橘子:

不好意思又打扰大家,因为boss又要3万扫码量,当然这个看欧气也能扫到大红包!٩( 'ω' )و 能不能看到的都帮忙扫一扫,每天都可以扫一次,拜托了!

橘子:

不好意思又打扰大家,因为boss又要3万扫码量,当然这个看欧气也能扫到大红包!٩( 'ω' )و 能不能看到的都帮忙扫一扫,每天都可以扫一次,拜托了!

拜托大家帮忙扫一扫_(:з」∠)_这是工作任务啊啊啊啊我要死了😭

花桐_towako:

外使朝x幼帝耀②
依旧是欢快日常…后面就可能不欢快了(不是x)
然后就是ooc!自设!草稿流!十分粗糙!辣眼预警慎入!!!
有时间再更了(不是x)

不成熟的建筑师 44

九川:

(all耀)不成熟的建筑师 44


 


王耀几乎是逃窜般地在亚瑟分神的刹那,从他的臂膀里钻出来飞奔到阿尔的身后,他的肩膀仍停不了颤动,还好阿尔细心地察觉到了,伸出手缓缓地抚摸着他的背脊。


 


“喂,现在什么情况啊。”布鲁克见气氛有点尴尬,不由地打破僵局,亚瑟已经退到原来的位置,靠在沙发垫上,把玩着手里的开瓶器,他嘴角微微上扬,冷笑着看着远处并立而站的两人。


 


其他人也被方才王耀的喊声吓到了,不解地面面相觑,阿尔见此情景便说,“你们刚刚玩什么来着?”


 


“Never have I ever,要一起吗?”布鲁克说道,可眼睛不经意瞥了瞥王耀。


 


“行啊,带我一个,来王耀,你坐我旁边。”阿尔自然不会拒绝,爽快地答应了,而且凑近王耀的耳旁,安慰地说道,“别怕,有我在呢。”


 


王耀这才稍稍放松了神经,他也知道方才自己的反应太过激烈,造成了现在的冷场与尴尬。好不容易和这些人熟悉拉近了点,估计又要被安上怪胎的外号了吧。他小学的时候也是这样,孤僻地埋在角落里只顾着自己看书,有人拉着他出去玩,他还不解风情地落荒而逃。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想的,也许没人在意自己的环境反而能够轻松地喘口气吧。


 


“喂,我把弗朗西斯丢这儿了。“阿尔把喝得烂醉如泥的弗朗西斯从肩上放到地板,丢了块抱枕给他搂着,王耀见状把自己的外套盖在男人身上,九月的英国已经入秋了,就这么晾着睡一晚肯定会感冒,于是想了想又把自己的棉拖鞋套在了对方的脚上。


 


“王耀,你好细心哦。“吉娜见此情景调侃地说道,“你这么暖,是不是好多女孩子追你呀?” 


王耀害羞地挠了挠头,连忙摆摆手,说着哪有哪有。可女人却用手肘捣了捣身旁的友人,暧昧地对他说道,“我和莉莉也是单身哦。”


 


长发青年一愣,更是脸红地不敢接话,手指尴尬地摆来摆去,众人看他这么可爱的羞涩模样,也不逗他了,招呼着他和阿尔赶快落座,气氛在欢声笑语中缓和了不少。


 


阿尔挨着王耀也不客气,问了问他们玩的规矩,一听说带惩罚的立刻皱紧了眉头,张口就说,“布鲁克你省省吧,还惩罚呢,你那点心思在座哪个不知道?我们重新开始,还玩这个,但是就纯喝怎么样,男的三根手指,女的还是五根,保准畅快。”


“三根啊,老大……”布鲁克哭丧着一张脸,论喝酒谁干的过阿尔弗雷德啊,要是再被针对了,今晚就别想爬着出这个门了。


”瞧你怂的,快准备了。我先说啊。“阿尔捋捋袖子,伸出三根手指,环顾四周,停在坐在对面的亚瑟身上,嘴角上扬,大声说道,”我从来没有在球场看过英超。”


 


“大哥,我就知道你针对我!”布鲁克是曼彻斯特人,曼联的死忠迷,在英国长大的男孩子谁没看过球赛,他,西克还有亚瑟全部都放下了一根手指,吉娜跟着前男友也看过球,自然也放下了。布鲁克嚷嚷着今天大家都不要放过阿尔,摩拳擦掌地盯着金发男人,然后迅速抢过话头说道,“到我说了啊。我从来没有戴过眼镜。”


 


戴眼镜嘛,不分男女,在场一大半都是近视,就连王耀和亚瑟这两个假性近视也配着好几幅眼镜,一算下来,所有人都放下了手指。


 


“喂,你也太抢了,先让刚刚没说的人讲啊,来,王耀,你说。”吉娜看不惯布鲁克得意洋洋的样子,连忙喊着王耀接话,被点名的男人一愣,侧着脑袋想了一会儿,才说道,“恩,我从来没有打过架。”


“诶,你这么乖?“阿尔听了还蛮震惊,瞪直了眼睛看向他,”小时候那种打打闹闹的也没有吗?“


”恩,没有啊。“


王耀说得很坦荡,他的”动口不动手“,并非全来自自己安之若素的恬淡个性。小时候受了气,以他当时的体质也打不过,何必自讨苦吃,再说了他也不去招惹别人,怎么可能跟人动拳头。倒是小龙偶尔会在学校打得鼻青脸肿的回家,相比之下,他可真是“波澜不惊”得很啊。


 


“我没手了。“亚瑟和西克同时说道,两人相视一笑,举着杯子互相饮尽。


 


”那我说吧,讲个简单的,我从来没有留过长发。“亚瑟清了清嗓子,他的声音很温柔,一如往日,王耀垂着头猜不出他的表情,可也不愿抬头看,这话看起来像是针对自己的,但在场除了女孩子,他和西克都是常见的中长发,只是西克是JoeManganiello那款,随性飘逸的栗色卷发,细小的波浪显得活泼生动,有时候扎起来把五官显露得淋漓尽致,从内到外都散发着男人的魅力,和弗朗西斯气质有些像。王耀就是很日系的及肩发了,再加上那张雌雄莫辨的俊美面容,很像从漫画里走出的文艺青年,有时候仅仅是安静的坐在某处,便让人觉得赏心悦目,心旷神怡。


 


比起王耀细微的小心思,女生们大咧咧地一致朝亚瑟吐着舌头,而对方却只是笑着比了个爱心,一概收下。亚瑟在女生中一直很讨喜,不仅有着一张帅气非凡的脸蛋,矫健挺拔的身材,还有爽朗不做作的个性。其实大多数的伦敦人有着一种讨人厌的优越感,可亚瑟不是,他把骨子里的自信和随和融合得刚刚好,王耀深知他的撩妹大法,亲眼所见,又是另一种感受了。


 


阿尔在旁边察觉到王耀的低落,将手搭到他的肩膀上,贴着耳朵说,“嘿,一会儿我来发个大招。”


 


王耀困惑不解地看着他,等了一圈再轮到阿尔,才知道男人的大招是亚瑟的童年黑历史,一段穿着苏格兰裙子在校庆会上跳舞的搞笑故事,因为这场游戏被揭露了出来。亚瑟脸上有点羞赧,挠着头发拼命地喝酒,一副躺平任嘲的模样,女孩子们纷纷笑得花枝招展,嚷嚷着要阿尔把照片放出来,男生们更是起哄说现在也可以穿着裙子来一段啊,连带王耀都捂着嘴笑了起来。


 


睡在地板上的弗朗西斯被这动静弄醒了,睁开惺忪的睡眼,闻着王耀外套上那股英国梨的香水味,像只爬行动物一样,从房间那头的地板上一点点拱了过来。他们十几个人都是盘着腿围着茶几而坐,弗朗西斯就钻到阿尔和王耀的中间,整个身子又挤不进来,只能把头搭在王耀的大腿上,身子还落在圆圈的外头,迷迷糊糊地说,“带我玩一个儿啊。”


 


王耀被这家伙吓了一跳,又看着这白痴还朦朦胧胧的傻样子,只好无奈地笑笑,顺便把他身上的衣服捻捻好, 纵容着对方公然拿自己的大腿当枕头的行为。


 


“得了吧,你有啥没做过的啊。”阿尔见着家伙一点也不客气,还蛮享受地枕在王耀的腿上,伸出手指弹了弹他的额头。


“当然有啊,我从没有考过班上前十啊。”


“哈哈哈哈,那你怪骄傲的嘛,你看看在场也就你还竖着手指哦。”王耀捏了捏弗朗西斯那张光滑干净的脸蛋,手感特别舒服,每次这家伙一到party就剃胡子喷香水,打扮得花枝招展的,招蜂引蝶那个劲儿,谁都比不上他。


 


“才不是,亚瑟你撒谎,你明明也是……”弗朗西斯不甘心地叫喊道,可坐在对面的男人一挑眉笑得特别张扬,一副我哪有的表情。


“别,我高中文学课考过前十的。“


“高中不算啊混蛋!”


“可你没说高中不算啊,乖啦,小学渣。”亚瑟边说边笑意盈盈的放下手指,又举起杯酒喝了起来。


 


就这样玩了好几轮之后,弗朗西斯早就又躺着睡着了,布鲁克也快挺不住了,今天带来的酒后劲很足,三四杯下去脑子就开始发晕,更别说他们几个男生先前还抽了点叶子,游戏的尺度也越来越大,连从来没有用过中号的保险套都搬出来了,一方面变相地显摆自己,一方面大胆地挖掘别人的隐私,避免越闹越过,弄得彼此尴尬,王耀就说时间也晚了,拉拉阿尔的衣服说今天就到此为止吧,他想回去休息。


 


阿尔今天来得很迟,自然正在兴头上,虽然也喝得有些头晕脑胀,但那个感觉恰恰是他最喜欢的,于是酒酣耳热地他一把搂过王耀的脖子,撅着嘴道,“这么早?这才十二点多啊,再陪我会儿嘛。”


“你体谅体谅我啊,这两天做模型特别累,你懂的。”王耀不得不使出杀手锏——撒娇,借此哄骗男人早点放他回去。


 


而一旁的亚瑟把这一幕看得一清二楚,说不上为什么,面色严峻了几分,挺不客气地站起身,大声说道,“我要回去了。“


布鲁克一听,侧过头满是费解,“你也这么早?周末我们不都玩通宵吗?”


“CC喊我回去。”


 


一听这个解释,众人纷纷恍然大悟,脸上浮现意味深长的诡异笑容,吉娜更是直接调侃着酒后的男人做爱功力见长,惹得女生们捂嘴偷笑。王耀冷着脸笑不出来,他没和亚瑟招手再见,等男人已经率先走出了屋子,才呆愣地反应过来。


 


“喂,想什么呢?“阿尔弗雷德伸出五指在他眼前晃了晃。


”没什么……“


”别骗我啦,你这个样子,也就不知情的群众才看不出来。“阿尔拿起桌子上剩下的酒递到王耀的面前,等那些朋友一一告别之后,才举着杯子对他说道,”我觉得,你今天的表现已经很好了。“


”很好吗?那样子明明是蠢透了。“王耀苦笑着与他碰杯,想想今天自己真是做作极了,刻意的避开所有四目相对的场面,亚瑟的每一句话都引得他胡思乱想,本以为已经平复一个暑假的心情,一旦见面就如洪水猛兽,滚滚而来,挡也挡不住。


 


阿尔却语重心长地说道,“其实亚瑟跟我们这些朋友一直玩得很好,每次带你来参加party的时候,我都有担心过你们两碰面的场景。但我觉得,你只有勇敢地直面才能跨越一切。上次在餐厅里我就说了,恨或者怨都要发泄个彻底,你看你总藏在心里,等着时间去治愈,那就什么都不会好,因为意外永远比你想的要来得快,要来得多。”


 


“你说的我都知道,可我很讨厌这样在乎对方一言一行的自己,感觉像是提线木偶,被牵动了失去控制。不碰面不说话,才真的适合我吧。“


王耀一直都是感情世界里的缩头乌龟,不然他也不会在和亚瑟做了一年半才吐露自己喜欢上他的心声。有时候他会想,如果自己当初能早点表白,趁着那时两个人感情最好的时候,可能就在一起了,而不是拖着拖着,把新鲜感拖没了,最终一无所有。当然他也很羡慕西方人,像美剧那样,笑着和昨日恋人打招呼,毫无芥蒂地和朋友的前任恋爱交往,或许今天亚瑟突然的拥抱只是想把他当朋友一样开开玩笑,可他就是开不起这个玩笑,他会想太多,他不能举重若轻,不能谈笑风生,他就是自作多情的胡思乱想。


 


“可我来了之后,不就好了很多吗?”阿尔拉过王耀的肩膀,直视着他,幽蓝色的深邃目光凝视着他,沉声说道,“你可以对自己诸多质疑,但你要相信我,会把你变得越来越好。”


 


这话听起来动人心弦,让人心潮澎湃,王耀与他相视,双目交汇,百感交集。


这家伙啊,绝对是一个天生的演说家。王耀心想着,为什么阿尔总是能在这个时候,嘴里滔滔不绝地说着感人肺腑的话呢?为什么自己一次又一次被这家伙蛊惑呢?为什么他说的每个字都让人如此笃信呢?


 


他说过你值得拥有最好的爱情,王耀便开始期待着之后遇到的每一个人。


而这一次,他说着你会变得越来越好,那个好,是在感情上变得成熟,变得更像一个真正的成年人。


 


戴着眼镜的金发男人朝他笑了笑,把喝空了酒瓶子丢给他,然后情不自禁地张开双手,王耀也笑着,向他靠近,然后紧紧地拥抱住对方。


 


那真是,数不胜数的温暖啊。








TBC




这应该算一个剧透吧。


王耀在这个时候就喜欢上了阿尔。

糍糕糕:

“刻骨相思真当催人老去吗?”


周末难得有时间画画😭我爱耀耀,我赶作业去了。强占cptag,一开始是想画两个人的结果又变成了单人。

Sky-晴:

王耀:“我他妈是蠢货吧!!?”

其实老王只是想减少那啥的次数而已……但是露露是真的很温柔的在做,而且因为很温柔所以特别磨人,到头来不仅没能减少次数,每次做的时间还长了。老王被算计的超彻底的😂

摸咸鱼:

【没有得你的允许 我都会爱下去 

互相祝福心软之际或者准我吻下去】

节日快乐,听着钟无艳摸的鱼。


太上忘情的仙人啊,你笑起来的时候是想着谁?